恭喜你发现了一朵污云w

这里是一朵小透明(゚ω゚)最近这里只有联文(*'▽'*)♪等过些时候说不定会发点小段子w原创为主(*'▽'*)♪

亲没救了:

今天来挂人。

平常大家也知道我脾气挺好的不是那样斤斤计较的人,这次我真的忍不住了。




这个人的名字改的太多,不变的就一个mary,各位想必也知道她。

可以说这是一位浑然天成的ky,天真烂漫,什么都不懂,对吧?

呵呵。

第一张图是昨天undergaoshi号活动发出来的文,我写的,在文章开头就有男福的预警。

结果当天晚上我回来以后看到了第二张图上的评论。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对bl有什么意见?

我就是喜欢男福这样活泼的孩子谁规定的undertale圈里的frisk性别一定是女?

行,先不说这个,你喜欢bg就bg吧,你就这么想想我怎么也管不着,可你凭什么非得来文章底下评论?

是觉得自己很有影响力?来一个评论我就必须得把这文删了重写?

操您妈。

第三张图就是之前的文,一个叫做何谓坎坷的长篇,情节进行到猹死了以后就是纯正的杉福,这时候评论底下来了一句这个。

谁他妈管你吃什么。

当时我很气愤,冷静下来以后就去问她什么意思。她给我的解释我还可以接受,但是一个梗憋在心里这换了谁都不好受。

我本来打算这事就这么过去吧我也不管了,谁知道又来了这么一出。

您厉害,比不上你。

我就这么说了吧,何谓坎坷就是因为您这么一句话我弃坑了。

我写不下去,恶心。

现在undertale我已经退圈了,也就照顾着同好们一起还能参加个活动,这么一闹腾我真的再也不想写任何一个字了。

也许你说哦我不是故意的我太天真了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层面去,我不信。您不是已经二十四岁是工作人士了吗,连这点气氛都读不了我觉得这可夸张了。

我这么一挂,不仅是为了我自己这些破事儿,我也是替其它一些太太发声。

不说多了,我下午还要考试。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世界上读者千千万,我不缺你这么一个看官,我也不想你来找我事儿。

关于作者“ 冻秋梨子”喻黄短篇大面积借梗原lo喻黄短篇说明

桃花饼:

不好意思,又……一个让人不怎么开心的事情。


占tag致歉,希望是最后一次了。








起因是几天前有姑娘私信我说tag下面看到一篇和我旧短篇相似的短篇。




我看了,确实,梗概一模一样。


借梗这东西不像复制粘贴抄袭,一眼看去什么都知道,而是总结下来发现梗概一模一样。


当然 @冻秋梨子 gn并不承认这一点,只说是巧合。


文摆在这里,我不信就是了。




以下是两篇文的地址:


我2015年8月30日发的喻黄同人短篇《联机游戏》


http://weiyimo.lofter.com/post/f6741_8047800


 @冻秋梨子 gn2017年8月21日发的喻黄同人短篇《拉郎配》


 上篇:http://dongqiulizi.lofter.com/post/1e8582bd_10f5e47d 


下篇:http://dongqiulizi.lofter.com/post/1e8582bd_10f5e47e






首先,都是喻黄up主,两个人事先并不认识,索夜却成了up主圈拉郎热门cp,粉丝无数,故事开始是喻文州和黄少天联机,cp粉们喜大普奔,拉郎成真。


整个短篇通篇剧情是两个人联机打游戏,没有什么谈恋爱的桥段。


(至于两个人联机打的游戏都有恐怖元素,黄少害怕尖叫,喻总淡定苏这些常规套路都姑且不计了……)


中途揭露,其实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同居室友,还在联机期间喻文州离开了自己房间,去敲了黄少天的门,此处有黄少天暗恋喻文州设定。


短篇后半段喻总向黄少发射箭头,双箭头达成。






就一个几千字的短篇,以上这些都不算撞,我也不知道什么算撞。


喻黄up主设定应该也不算特别少,两个人联机的梗也是有的,但撞到像这么相似的,我相信找不出第二篇。


这里随便找了两篇喻黄up主设定的文,大家可以参考一下:


http://sebastianvettel.lofter.com/post/1d443e73_75a4d3a


https://tieba.baidu.com/p/4636636227




当然我知道作者能找到一万个理由,什么创作动机啊灵感啊思路啊,听起来合情合理,反正跟我对着撞就是了,但文章摆在这里,相似度就是这么高。


如果这种解释有用,那全世界的借梗/抄袭都可以洗白了。




这个月我已经挂过一次,心力交瘁,本来无意再挂人。


跟作者说你改文,在前面标一个因为和我的短篇高度相似,并且改到不会再被人看出问题来私信我就行。


话说到这个地步我已经是想翻篇了。


你改完文,我就当没看到。






然而作者不依不饶非要我还她一个清白。


那我只好如此,反正大家自由心证吧。







我喻黄认识的朋友不多,也没让人去你的声明下攻击过你,这点我可以发誓,然而觉得撞梗/车祸现场的很显然不止一个人。


真想挂你我根本用不着跟你废话这么久。


  
 


最后我想说,改文又不是改给我看,大家又不是瞎,相不相似一下不就能看出来。


以上。


好了真的别再来找我了。



没想到7月第一篇文要发这个……

未央-Landicool-:

作为坑了的人很抱歉。土下座。不过对于抄袭这种事更不能忍一点……。


浅绥旒长:



为死宅宅转一个
证据我多的是,群记录个人记录还有修改了七八遍的设定稿。希望那位抄袭的姑娘自觉点,别死皮赖脸地说撞梗。
一撞撞那么多,你和谁瞎扯呢




死宅懒废:







啥也不说先放两张图给大家看看。


















下面来絮叨两句吧,顺便艾特一下这位 @汐聆 








左边是我的老文千机诉风月——引子,链接可点:引子








右边是一篇叫问心的文的楔子,链接可点:楔子
















鉴于最近我咸鱼了一个多月,我家CP突然找到我说我的文好像是被那啥了的时候我是懵逼的,还好有正义小伙伴 @洛纤漓  @清岚-抽不到青行灯不改名 帮忙做了调色盘,真的是万分感谢。








我不知道上面调色盘的情况大家怎么看,反正我翻了一下那位姑娘的主页,这篇问心今天刚发第一章,我看了看,怎么说呢,第一章我没有办法像楔子一样做调色盘,因为语句很散,但你说我主观也好,因为风月是我自己的文,我写的时候花了很多心血,所以我要说,第一章里面的人物对话,就像是我的风月里面的不同章节的不同语句的拼凑,当然我没有办法给出证据,你可以说我没有证据是瞎BB,但我就是这样感觉。 








 有看过很多遍我的风月和很喜欢风月的朋友有兴趣的可以点链接去看看:第一章【不过毕竟是老文,大家可能看不出啥】








说回上面的调色盘吧,我只能说姑娘你真的不应该挑风月下手,这篇文的创作背景我在这里说一下,是因为很久以前加的群里的大家的突发奇想而出来的联文,包含了很多人的构思和提供的梗,所以你要是和我说撞梗这个真的站不住脚,因为你可能可以和一个人撞梗【还是撞得死死的要点重合那种我都能信,因为我遇到过】,但是和很多人的梗都撞,恕我不相信。








风月是联文,风月的引子有着很多人的心血,我们甚至还组建了一个群专门用来讨论这个联文,即使现在很多人都潜水,群也基本荒废,联文也坑了3篇,但是并不代表就允许有人“借鉴/重复”
















最后,希望你能删文道歉 @汐聆 ,言尽于此,写文不容易,都爱惜自己的文字也请爱惜别人的文字,不要随便就见猎心喜。





































行吧,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你们看

酒阑珊:

不是挑事也不是想撕,只是把事情说清楚。




上午小确幸的朋友私信我,转达了一下小确幸的要求,大意是:只要我跟TAG里那个喷粪的小狗道歉,小确幸就退圈。


这话我实在是看不懂,先不说为啥她要用“退圈”来当筹码,说得好像我非要逼她退圈似的,这个真没有,你退不退圈,你混什么圈都跟我没关系,而且从你们的行为来看,是你们想要逼我退圈。


就说道歉这事吧,我说了一句小确幸是它的妈咪,小狗就心灵受创了,必须要我道歉才行,等等,你明着暗着骂我们“贱人、婊子”这事就当不存在了是吗?


后来我跟小确幸的那位朋友聊了几句,她说她只是来传话的,具体事情其实并不清楚,我说好吧那你让小确幸来跟我谈,然后我等了很久的私信,死活没等到,后来那位朋友通知我,小确幸分别在自己的大小号上发了篇声明什么的,让我自己去看。但是我一早就说过,我从来不会点进讨厌的人的主页,有事请过来当面谈。


不过这么干耗着也没意思,一直不说话似乎显得我很心虚,几个朋友瞄了一眼,好像小确幸是把事情前后说了一遍?具体的我不清楚。既然如此,那我也把来龙去脉说一遍吧,各位自己评判。




起因和第一次冲突:


很早之前,缓缓老师好几次刷修伞TAG,经常能在修伞文底下看见小确幸给别人安利周伞和all伞,这种KY的行为,缓缓老师当然是很生气,她在心里记了一笔,从那次开始,小确幸就是她讨厌的人了,具体看图。




接着,某天TAG里出现了一个叫“一半”的人,写了篇关于苏沐秋的小论文,那篇东西我没看,缓缓老师是最先看的,她觉得写得不错,于是点赞点推外加留言,但是没想到,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后,她突然发现这个一半是小确幸的小号。


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给自己讨厌的人点赞点推留言打call,换谁都会觉得膈应吧?缓缓老师虽然平时以CP为重,但她再怎么说也是个普通人,也有脾气也有自尊,所以她当下就取消了赞推和评论。并且不点名也不打TAG的在自己主页里发了一句话:



(从日期可以看出这都已经是将近一年前的事了……)


当时看见她发这句话,别说路人了,就连我们这帮亲友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全都一脸懵逼,还以为她现实里发生了什么事,在QQ上问,她也不告诉我们。


但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惹祸了。


小确幸一见缓缓删了评论,就顺藤摸瓜摸到她主页,看见了这条lo,迅速对号入座,接着她的几个亲友就在那篇小论文底下各种指桑骂槐,让某些人别犯贱什么的。这些其实无所谓,反正当时我们谁都没在意。


不过这事还没完,就在缓缓发了那条lo之后,本本也发现了一半是小确幸的小号这件事,恰好她也讨厌小确幸,好像也是因为KY之类的原因,于是他也在自己的主页(一个私人的心情记录和吐槽博客)里,同样不点名也不打TAG的吐槽了一句。


好嘛,这下真的炸锅了。


没想到小确幸的团队里有人长期视奸本本的主页,一看见这条lo也迅速地对号入座,并且坚定地认为本本就是缓缓的小号(听说现在小狗认为本本是我的小号了哈哈哈哈真的很会脑补,我吐黑泥从来都是这个号吐,哪来的小号啊……),然后组团去她的评论里骂街。(至于同样吐槽了的缓缓为什么没被他们攻击,大概是因为她早前关闭了评论。)


我们几个亲友都很懵,没想到有人会连别人私人博里的内容都要指手划脚,还上门撒泼。对方维护亲友,那我们也总不能看亲友就这么被欺负吧?于是我们就一起下场帮忙。其实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客气的,就是对方有人一直车轱辘喷粪很无趣。


这件事最后的结局是,本本把他们全部拉黑,over。


对于这件事我就想问问小确幸以及她的亲友们,在别人文下安利拆家CP,这种行为被人讨厌不是很正常吗?别人没有在你面前撒泼,在自己家里不点名吐槽两句都不行吗?太霸道了吧。




第二次冲突:


差不多一年后,也就这几天吧,TAG出现了很多伞修伞无差内容,修伞姑娘们都不太高兴,希望无差作者们能够好好打TAG,因为对于不逆来说,无差也是雷区。


作为一个标准的无差,我对那些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我是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表示无所谓的,因为这是修伞TAG。修伞TAG是属于所有喜欢修伞的妹妹的,不属于逆,不属于拆,不属于无差,更不属于我。(反之亦然,伞修TAG和伞修伞TAG也是如此)


相信大部分修伞妹妹只想在自家TAG里看到纯修伞的内容,而不是其他可拆可逆又拆又逆的内容。如果有人想看拆逆,我相信他们会自己去搜索相应的TAG,这根本就不冲突。


然后,本本就去给那些作者们留言,希望他们能理解一下,去掉单CP的TAG。没想到这一留言居然引出了小确幸的团队们,那些亲友们在评论里指桑骂槐,一边安慰lo主,一边把过往的私人恩怨拿出来摆在无关人士的面前,试图给人洗脑。


本本当然是看见了,她选择了忍,都没有跟对方四人起冲突,并且还跟无辜被人刷评论的lo主道歉。



我一直认为私人恩怨就应该私下解决,不应该牵扯到别人,摆到台面上就是撩,先撩者贱,打死无怨


然后几个朋友跟我科普了一下,我这才发现原来这近一年来,他们一直惦记着我们,时不时就要拎出来骂两句“贱人、婊子”什么的。这里随便贴两张,证明我没有胡说:





他们背地里骂我们,骂得不管再难听,其实我们都不在乎,就像我一直说的,私人博不打TAG随便你吐槽,因为那是你的主页,你想写啥只要不放到台面上就行。


所以尽管朋友们之前陆陆续续看到这些内容,她们也没说什么,骂就骂呗又不会掉块肉。


但是你们把无关的老师扯进私人恩怨就有点过分了吧?




本来他们私下吐槽与她们无仇无怨的修伞老师,骂我们,骂修伞,这都算了,毕竟私人博,但是在他们把事情闹上台面后,我想了想决定不忍了。


这一年里,你们几次三番侮辱咒骂,我们都可以当看不见,但是你们都闹到无关人士面前,试图给人洗脑带节奏了,这要是还不说话,我们又不是菩萨。


于是我就发了那篇黑泥:http://lhlj-jls.lofter.com/post/1caf4773_10111207


一开始我只是想不点名不打TAG吐个槽,打算吐完了、舒服点了晚上就删掉,不过没想到历史重演了,对方立刻找上门来。


行,我说的话我负责,你过来我接待,虽然老被小确幸拉黑,但我是个不把话说完会憋死的人设,我只能在自己主页里把话说清楚,小确幸好像不是很想跟我谈,中途就不聊了,没关系,也算合我心意。


本来以为这次能把过往那些积怨一刀斩断,彼此谁也不惦记谁,谁也别牵扯谁,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都往前看。


可惜我低估了对方死缠烂打的本事。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看看我的主页和修伞TAG就知道了,对方那只小狗先是来我主页撒泼,一如既往的“贱人、婊子”满天飞,我客客气气接待,然后一看说不过我,它立刻跑到TAG里撒泼,直接把私人恩怨上升到CP。


这一招真的是下下策,你把你们所有人所有的退路都斩断了。


修伞TAG不是我一个人的,是属于所有喜欢这个CP的人的,你被路人吊打真的是活该,惹了众怒还不自知。


不知道你几岁了,有没有开始工作,真心劝你一句,你这样的性格太惹人嫌了,先不说自诩毒舌骂人却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脏话,就说你这种把私人恩怨拉成群体事件的本事,真的太没脑子,你让你那些朋友怎么办,活生生就这样被无关人士惦记。




事情经过差不多就是这样,小确幸和一半主页上的声明我没看,我朋友随便瞄了几眼跟我说她好像提到了萦总。


我不知道这些事跟萦总有什么关系?她从来没有参与过,她是纯粹的路人,你把她拉出来是想干什么?私人恩怨不要拉无关的人出场,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懂这个道理?


难道是因为萦总也是杂食,曾经也看周伞,所以你们想用她举什么例子?但是萦总又没有KY过,而且我们跟萦总关系很好,我们都面基过,当面牵过手也拥抱过,还一起吃过烤肉吃过蛋糕,这应该能够证明,我们交友并不是只看对方是杂食还是洁癖,我们只看对方是不是为CP出了力


早期修伞TAG空空荡荡,几乎是靠萦总一个人撑着,就算是现在,萦总处在瓶颈期,没办法产粮,她还是天天会给TAG里的妹妹们点赞点推。这份功劳这份苦劳这份对CP的情义,不是你们能相提并论的。


缓缓和本本讨厌你,是因为你KY瞎卖安利,这点缓缓表示她说的话她负责,你要是不承认可以带上全订阅跟她当面对质。我们其他人讨厌你们,是因为你们霸道无理且双标,一边嘴上骂我们管天管地管TAG里发什么内容,另一边你们自己管天管地管人家私人博里写什么,到底谁管得多?


说到TAG里的内容,这个我必须说一下,我们到现在为止说过的基本上就是夹带、乱打TAG和一些不太恰当的梗。


早期修伞TAG没什么人,夹带横行,缓缓基本上算是孤军奋战,对方看她势单力薄还反过来骂她“别人都不雷就你雷”,理直气壮在修伞TAG里炮灰苏沐秋,给别的CP做嫁衣。


如果不是缓缓和后来的其他老师们坚持怼夹带,不论输赢坚持撕,你们以为现在修伞TAG能这么干净?


我就问问你们这些所谓的“苏沐秋真爱粉”,夹带该不该说?


关于无差,既然修伞姑娘们觉得无差是雷区,那么提醒一下TAG里的无差作者们,这个我觉得无可厚非,大家好好说话相互理解。


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当时我们几个撕那个叶乐夹带,你对柳柳老师说了一段话,你说对方是混娱乐圈的,她是娱乐圈思维,我们不应该这样做,我们应该跟她一样用娱乐圈的思维。


现在想想很搞笑,但当时我确实是很生气。


出现夹带,你们不撕无所谓,没有要求所有人都下场,但是能不能不要劝架不要拖后腿?因为真的很让人心寒。


什么叫娱乐圈?我们现在是在娱乐圈吗?这里是全职圈是修伞圈好吗?为什么要学习她的思维,她打修伞TAG就应该遵守修伞家姑娘的思维,这才是正理吧?




最后,小确幸和她的朋友似乎打算撇清关系,想让小狗独自承担一切后果,说这一切都跟小确幸无关,我们不该算在她身上。


我不是很懂这种“我出事你们出面,你们出事与我无关”的姐妹情谊,我们这里都是谁做的事、谁参与了、事情因谁而起与谁有关,通通站出来承担。


事情最初就因你而起,怎么会与你无关?


况且,你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无辜吧?


小确幸的那位朋友对我说:“小确幸没有骂过你们吧。”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你大概是真的不了解情况,不如看看下图吧:










这不是骂得挺溜的吗?


我的想法是大家摊开来把话说清楚,你也不要动不动就说退圈,没人说要你退圈,你这样说得好像我们都是恶人,容不得你,真没有这回事,别想太多。


我们从头到尾就一个诉求,希望你们不要再惦记我们了,大路在前,让我们各自安好,互不牵扯,安安稳稳往前走,好吗?

久汀_汀汀:

右边你这么说我就不服气了,凭什么说人家拿奥斯卡小金人呀,人家太太辛辛苦苦搜集证据(咱们先不管这个证据是真是假),转移吃瓜群众注意力,混淆视听,最高明的是还会用“技术贴”来将一口大锅转移到这位珏生身上……这样聪明机智,想必在生活里也是一位看得开的人,你却说人家演戏,这是对演艺事业的不尊重你知道吗?

说来还要感谢这位狐子太太一波,毕竟咱们大部分人,包括右边,包括这位珏生太太,可都没有经历过这样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刺激事情。人家狐子太太费尽心思想让我们体验一下,你们却不知好歹说人家狐子太太这样那样,你们自己想想,你们做的事情对吗?对吗?

——我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迷迭香这篇文,在我去年和珏生聊天的时候,她就给我说过这个梗,只不过年初换了手机,我和她之间又每天逼逼来逼逼去,记录多的数不清,所以也找不到证据来证明她的梗是在什么时候说的,说的是什么。

可是有一点完全可以确定:迷迭香不存在抄袭,也不可能存在抄袭。

我很好奇狐子太太和后援团们是怀着怎样的心态,来污蔑珏生抄袭,或许你们真的想让人家小姑娘体验一把人生的刺激?那要不要我们给你们说声谢谢的呀?嘻嘻。

花白如昼_一朵安定的废花:

是撞梗,还是抄袭;是无辜受害者,还是来年奥斯卡最佳戏精?

小人无节,弃本逐末。找锅速度如此快,谁知此锅是真是假。既然翻来覆去找证据理逻辑算清楚不容易,干脆伪造证据泼脏水混淆视线岂不妙哉?

不过,你既敢秀演技,我便敢唱对角。口口声声不要质疑程序员,你又怎知我方没有技术帝?

和白白关系好得很,早就听闻这次事情。正巧期末没太关注,等回过神来再看,万万没料到竟然还有这般操作。仔仔细细从头到尾把事情捋了一遍,现在的人可真会玩:)

一桶脏水结结实实泼过来。被淋湿了弄脏了,还能怎么办?

打脸,当然要对准了,怎么响怎么来

珏生.:

熬了半夜,总算弄完了。感谢一直以来给我帮忙的姑娘们,大家都辛苦啦。
事实我们放在这里,各位吃瓜群众自己判断吧,相信大家心里其实都有数。
当然,我知道狐子太太最有数了。
@狐子豆腐 

南淮还是那个南淮么:


《楚乔传》抄袭

“九州是天空中的第一滴水,我们希望它能变成海洋。”

十几年前,一群热爱文学的热血青年说要创造一个属于东方的奇幻世界,像《指环王》那样,于是有了九州。

后来,九州分裂,作者互撕,这一滴水终究没能成为海洋,而是成了深渊巨坑。

再后来,但凡被扒出抄袭的大热IP,基本都抄袭过九州,尤其是坑王的《缥缈录》,斩鞍的《旅人》和郡主的《斛珠夫人》更是抄袭的重灾区。原来,九州系列是最早一批被录入写作软件的,所以很多抄袭者抄完了也不知道抄的是谁的。

九州没有能够成为奇幻世界的海洋,却成了抄袭者的海洋,也是讽刺至极。

以后,九州小说再版,腰封上直接写“十几年来被各大lP抄袭”好了,因为这就足够证明它的精彩。

我没有想到九州作者中第一个站出来维权的竟然不是“七天神”,而是郡主萧如瑟,支持郡主维权!抄袭狗一生黑!

潇湘冬儿真的是我知道的最恶心的作者了,说了道歉,却没像九州作者道歉,说了新版小说会改,结果新版还是有很多抄袭,这欺骗大家的心机婊还不如唐七那样的直接躺平任嘲呢,呵呵。

说不上升剧的是不是脑残?不知道剧是小说的衍生?不知道是同一条产业链,为剧增加收视率就是在助纣为虐,如此下去,天下文章一大抄,哪里还有原创可看?抵制抄袭剧,人人有责!

既然看到这儿了,就转发吧,让更多人抵制抄袭,还原创者一个公平,还小说界一片净土!

谢谢!

老叶二十岁生日快乐!!你的荣耀不败

不是很懂你们精神病【72】

心不在焉地往窗外看去,外面风很大,底下人们的头发和衣服都被风刮起来了,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期待的表情,没有丝毫不快。甚至还有一些校外的面孔也混在里面一起闹着笑着。
啊,大家好,我是云翳。
至于为什么周末还会有这么多人在我们校内...是因为学校夏日祭正好就是今天开始。
其实我也想下去跟着闹一闹,说不定可以暂时开心一会。不过...
我抬手摸了摸戴在脸上的口罩,有些苦恼的抿了抿嘴。
所以为什么要在今天的发病啊,虽然之前已经有点预料到了,但还是很不爽啊。
不快的皱起了眉头,自己未免心情被窗外一对比再差下去,索性关上了窗户拉上了窗帘。
医务室里光亮顿时消失,让室内显得有些昏暗。
我仰躺在医务室的床上也不知道该干什么。
不能出去,毕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病,要是正好在出去的时候发病就好玩了。
“早知道就带本书出来了。”我一边想着,一边把手伸进口袋里试图掏出点什么来。
别说,还真让我翻到了一块糖果。
糖果很小,估计是可以直接咽下去的大小。外面翠绿的包装在昏暗的环境中反而透出了里面青绿色的糖果。
有点像岳秋身上味道的颜色。
我有点出神的想着,毕竟当初这颗糖果就是为了买来送给他的。虽然没有送出去就是了。
把糖果放到了枕边,随即闭上眼睛准备小歇一会。也不想管晚上会不会因此睡不着,毕竟自己什么事都干不了也只能睡觉了。
在发病前,我本以为就算妄想症在我睡觉的时候爆发,我也是有时间反应的。
不过当我意识清醒,发现自己已经待在医务室的卫生间里呕吐时。我才发现高估了自己。
当我弯下腰不停干呕时,我居然还在庆幸自己这几天没有吃太多东西,只是在呕一些液体。
在呕吐停止后,我随手抽出旁边的纸巾擦了擦。
可别以为已经结束了,这才刚开始呢。
把口罩紧紧戴在脸上,呼吸甚至变得有些困难。然而药品特有的气味仍然灌满了鼻腔。
努力让自己躺到床上,神经甚至感受到了疼痛。
本以为会一直闻着药味,枕边却传来一股甜味。
“糖果的味道?”
心中疑惑着,稍稍偏头。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那颗糖果。
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因为受不了神经的疼痛就此晕了过去
————————————————————
突如其来的更新x

装作很正常的abo

云颖逸视角 part1
——————————————————————————————
——————————————————————————————

虽然天气已经逐渐转凉,但室外仍是暖洋洋使人想要睡一觉的温度。
我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大楼,又对比了一下手里的广告。
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后,弯腰安抚地摸了摸正趴在地上晒太阳Mnemosyne的头,随即伸出手指点了点前方。
等到Mnemosyne开始向前迈步,才拎起地上的行李箱,把胸前的摄像头打开。按照惯例说了开场白后跟着Mnemosyne走进了自己将要住的这栋大楼里。
扭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崭新的银灰色墙壁,不算好看但很清爽,在这样的新环境中好像连人的心情也跟着清爽了。之后放柔声音说明自己拖更的理由。
等走到电梯前也说的差不多了,向摄像机前挥了挥手顺势就按下了开关。
电梯门打开时,我伸手把站在地上的Mnemosyne抱怀里随即微微侧身等里面的人出来才走进电梯里。
抬手按下按钮时顺便顺了顺自家主子的毛。
心底默默希望这次的室友不会嫌弃自己深夜直播并且还伴随着“奇怪”声音的习惯。
毕竟上次自己就是因为这个习惯被合租人投诉而被房东赶出去的。我心虚地想到。手上情不自禁地又撸了一把Mnemosyne的毛。
听到“盯”的一声后,我一手抱着主子一手拎着行李箱走出电梯,抬头环顾了一下门上的门牌号又回忆了一下自己租的房子门牌号。
慢慢走到1304门前,有点吃力地从上衣口袋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放轻脚步把Mnemosyne放下来,随后打开自己房门。
先把大一些的行李箱放到床下,再把主子的用具拿出来放好,最后把日用品整齐的摆好。
直起身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满意的点点头。
对了。我吹了个口哨,掏出手机拍了张照,配上文字。
“换了新住所,希望这次不会被新室友投诉了w”

孙黯特仑苏。:

在我看到这段评论的时候,心想,截图挂人这种事是不对的。
身为一个作者就该专注创作,心清如水,不该理会这些纷纷扰扰。
想了五分钟我想通了,去你妈的,老子就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