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发现了一朵污云w

这里是一朵小透明(゚ω゚)最近这里只有联文(*'▽'*)♪等过些时候说不定会发点小段子w原创为主(*'▽'*)♪

脑洞从来没有HE:

cp杰佣
来啊,作死啊(๑•ั็ω•็ั๑)
来啊!皮啊!大不了断腿啊!
(・ิϖ・ิ)っ
反正我觉得没戏,
躺平(:3▓▒

Betraytale【背叛之下】

betraytale 背叛之下
如有重名请私聊我
 很久很久以前,地球由两个种族统治,人类和怪物。
  一日,战鼓击碎了双方之间的和平。人类凭借灵魂而怪物凭借魔法,战争持续了一年。双方都损失惨重,最终,怪物和人类决定签订停战协议。不幸的是,在签订停战协议时,人类撒了谎,他们背叛了怪物,七个最强大的人类把战争幸存的怪物都封印在了伊波特山。然而,在封印时,第七个人类“决心”背叛了人类。他在本来不可能打开的结界上做了点手脚。但还没来得及告诉怪物,他就被绑在十字架上烧死了。
  此后,每个去伊波特山的人类都没有活着回来过,伊波特山渐渐有了传闻“来人皆将有去无回。”
  frisk则在避雨时,登上了这座山。
  
    怪物们在被背叛后开始不相信人类,但王和王后任然很乐观。几年后,从地面坠落下来了一名小男孩,王和王后收养了他并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养大。故事本应幸福的进行下去。但是,在某一天,王和王后回到宫殿时只看到拿着小刀的男孩与他面前怪物死后化成的灰尘。男孩逃走了。王注意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不见踪影。巨大的悲痛下他本想下令“杀掉所有坠落下来的人类。”但他的挚友建议他下达另一个命令“背叛所有坠落下来的人类。”王后却不同意这个命令,她人为如果这样做,现在的怪物和之前的人类就没有丝毫差别。在两人争吵了好几天后,王后搬到了遗迹,同王冷战。

  
注意:
  怪物们并不坏,但也不真。
  你可以相信的只有两位。
  保持你的决心。
  
  
  
  因为不会画画所以暂时是文字au!也是用文字来回复ask的!会在学会画画后变掉的!明天会有人设,希望大家踊跃的ask!

暂时没有名字的UTau

一个暂时没想好名字的au。

固定cp只有鱼龙和羊夫妇。

作者自己私心双G和mttx小幽灵。

有具体人设的人物才开放ask,这次是Frisk和G爹但可ask的人有三个。

Frisk的姐姐不会有具体人设,不会在正文里出现,番外出不出现未定但可以ask。

求askqwqqwqqwq虽然任务很少但这g和姐姐都知道的很多啊。

Frisk

*左眼里有一片淡红色的罂粟花瓣,右眼里有存档,因此是淡金色的。

*腰间有一个褐色的腰包,里面装有绷带,日记以及姐姐的照片(腰包是姐姐送的生日礼物虽然看起来很小但可以装很多东西)。

*性格和善但眼神冷漠,没有好奇心,恋旧。

*右眼里有存档,因此可以随时存读档。

*有一个姐姐(没有血缘关系),与姐姐相依为命。

*从小被姐姐要求不能睁开双眼,所以听觉和嗅觉变得极其敏感但味觉意外的迟钝。

*喜欢Papyrus做的意面。

*喜欢鸢尾花。

*觉得地底的每个怪物声音都很耳熟却不知道为什么。

*很亲近骨兄弟,因为气息与认识的科学家相近。

PE线结尾会主动拒绝羊妈一起生活的请求但会邀请朋友们来自己家,把朋友们带回家后却发现姐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认识的科学家。

Gaster

*是个无花者

*喜欢甜食和苦咖啡,但不喜欢巧克力和加糖的咖啡。

*王国的前首席科学家。

*在Sans和Papyrus“出生”三年后失踪导致他所负责的研究全部中止,幸好他的弟子Alphys重新开始其中的一些研究。但最重要的研究“决心”却没有任何进展。

*有人说看到他被人类带走了,所以传言他投奔了人类的阵营,也因此Sans和Papyrus有过一段不算太好的童年的经历。

*与Grillby青梅竹马。

*在Grillbys欠了很多账,本来不管Grillby怎么说还是怎么做都没有要还的倾向但在失踪的前一天把所有的欠账都还了并留下了一张纸条

*对大部分人类不讨厌也不喜欢。

PE结尾并没有和骨兄弟一起生活,或许是出于愧疚也可能是因为别的最终和Frisk生活在了一起,对Frisk有一种护犊子的心态,对Grillby的态度很矛盾。

晚上突然冒出的脑洞x设定每个怪物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花语”,每个花语拥有的能力不同。人类还是拥有灵魂。怪物死后他的花语会属于杀死他的怪物或者人类,但只能使用三次,超过三次花语会开始燃烧,直至使用者变为灰烬。
只是个突然的脑洞,先存个档,设定以后会继续补得

如遇:

昨天在微博里看到的,借着超级英雄,迪士尼人物,比如冰雪奇缘女王艾莎,绿巨人浩克,米老鼠,蜘蛛侠,小丑等洗脑儿童,满足一些变态恶趣味。

里面教孩童流血是好玩的,不要反抗大人对你的猥亵,教他们吃|||屎,喝||尿,还有用剪刀戳破怀孕的肚子,注射针剂,互相捆绑……

我去爱奇艺,优酷,搜狐都搜过了,的确能搜到。今早我朋友还在B站举报了一个。

可能是因为大家举报的缘故,我今天又上优酷搜了一遍,艾莎怀孕已经搜不到了,但是还有很多,优酷上有个叫搞笑蜘蛛侠的看起来也很恐怖,最恐怖的是它竟然有173集。

有的上传者有100多万的粉丝,从16年开始上传这些视频,想着我就觉得恶心得要命。

这个故事有创作夸张成分,但是希望大家集中注意力在它要反映的事情上。这些动画分类都是在亲子教育里,这才是这个事情最可怕的地方。

油管上面也一直有抵制这些邪典动画的声音。图片上博主下面大家评论的我国各大视频网站上的截图更是触目惊心。

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评论是这样说的:“这个事情远比想象的恐怖,传播学里 1979年格伯纳进行长达十年的研究提出了培养理论,就是研究电视里的暴力画面对儿童的长远影响,不止会增加攻击性,更会潜移默化的改造社会观。这些动画片所有的象征(暴力、医疗、虐待、怀孕)都是精心设计的,是有心理学控制术体系的,我更担心的是这只是冰山一角。”

变态其实每个国家都有,害怕中国也会有人学起来,利用喜羊羊,灰太狼,熊大,小头爸爸之类的动画人物。希望大家能广而告之,看到一个举报一个。

别让魔鬼重回人间。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第二章 回家

  李餮一边忍受着后座的双人虐狗大戏和副驾驶座的痴汉姐姐行为,一边安稳地把三位大小姐送到了距离沃德尔森高级学院不远处的别墅外。
  “我们住这里?”
  莫玥悠从回忆里回过神,从车上下来后抬头看向这座处于市中心的别墅。眉头不满地皱起来。
  “莫大小姐嫌房子小?”
  李餮有些疑惑,还以为莫玥悠嫌别墅简陋。
  “不是,不是。”
  莫玥悠摆了摆手,低头在手机上摆弄了几下。
  “我的意思是离学校太近了,而且也与我们进校时的身份不符。我和白翼还有谦霜是伪装身份进校的。”
  她举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三人现在的身份。
  “莫玥悠,以特优生进入沃德尔森高级学院,免学费,孤儿。”
  “黎白翼,父母都是商人,用尽家里积蓄送女儿进了沃德尔森高级学院”
  “夏谦霜,因为父母对学校的赞助而进沃德尔森高级学院”
  莫玥悠看着呆愣的李餮,又晃了晃手机。
  “所以按我们的身份来说,只有谦霜勉强可以买得到这个别墅。我和白翼都应该住学校免费提供的宿舍。”
  李餮盯着莫玥悠看了一会,无奈扶额:
  “不是.....莫大小姐你这样做,老爷他同意了吗?”
  莫玥悠没有回答李餮的问题,而是走去后备箱里拿出自己的行李。刚刚从车上下来的黎白翼有点嫌弃地看了看李餮,转头走向别墅。只有夏谦霜好心地回答了李餮:
  “这次我们回国是爷爷示意的,自然爷爷也知道这次玥悠要做什么。我想只有李老师你被蒙在鼓里吧”
  站在别墅门前的黎白翼听到这话毫不忌讳地笑出声,而正在拿行李箱的莫玥悠也被逗笑。反而是说出这话的夏谦霜一脸认真地看着李餮。李餮被夏谦霜说出的话弄得哭笑不得,但心里也清楚这位天然的三小姐不是有意的。只好回应:
  “行了行了,既然老爷同意了。我也只能继续当个小老师啦。”
  李餮上前接过夏谦霜和莫玥悠手中的行李箱,黎白翼一看他们都要到门前了,就向李餮伸出手:
  “李老师,钥匙呢?”
  李餮还没来得及回答,莫玥悠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
  “临走前爷爷给我的,试试吧。”
  黎白翼接过钥匙,转身把钥匙插进锁眼。“咔哒”门应声而开。黎白翼兴高采烈地准备看看别墅里面的装饰,快步走了进去。夏谦霜和莫玥悠也随之走了进去。只有李餮站在原地低声喃喃了几句也拖着行李箱跟着她们走了进去。
  黎白翼一进门就直奔门旁边的楼梯,想要上去看看。夏谦霜当然也跟着黎白翼上去。李餮只好对着她们大喊:
  “左手边第二间和第三间啊!别走错了!”
  莫玥悠则是慢悠悠地走向楼梯,上楼前还不忘拿上自己的行李箱并问:
  “我的房间是第一间,对不对?”
  李餮点了点头,准备也跟着上楼把黎白翼和夏谦霜的行李箱送上去。莫玥悠做了个“停”的手势:
  “李老师,接下来男生止步。”
  李餮一听,也只好把行李箱放在楼梯前。
  “那我只好去洗漱睡觉啦,莫同学注意你明天早上可是要去沃德尔森高级学院,早点睡啊。”
  李餮说完,便转身走向一楼的洗漱间。莫玥悠则是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又抬手敲了敲第二间的门。算是提醒白翼和谦霜记得拿行李。
  莫玥悠站在自己房间前,突然想起几个月前爷爷对自己说的话:
  “小悠,几个月后爷爷准备让你们三个回一次国。我让小翼和小霜回国了是想她们有一个假期,其他倒是其次。而你,爷爷希望这次你回国,可以解开你的心结。”
  莫玥悠想到此处低低笑了几声,打开了房门。
  房间的墙壁是淡蓝,中间的大床也是蓝色,却是深海一般的蓝。棕色的床头柜上有一个被扣着的相框。
  莫玥悠关上门,坐到床边,伸手把相框放正。
  相框里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位小女孩,都笑得异常灿烂。如果细看,可以发觉个子稍矮一点的女孩五官与莫玥悠相似,而另一个女孩赫然就是莫玥悠手机相册里的女孩。
  莫玥悠又想起爷爷那段话,嘴角的弧度变大。
  “解铃......还须系铃人啊,姐姐。”

双生花

第一章 回国
  一架飞机从B市上方飞过,直直降落在C市郊外的飞机场上。三个身材匀称的女子带着墨镜拉着行李箱从候机室里走出。
  走在左边的女子突然摘下墨镜,带着婴儿肥的脸颊上镶嵌着一双湛蓝色的眼眸栗色的卷发乖巧地披散在身后,整个人如同精致的洋娃娃,但眼睛里的灵气为这位洋娃娃增添了几分生气。她放开自己的行李箱,蹦哒地走到正中女子的前方
  “玥悠,这次回来你是先复仇还是先谈恋爱呢?”问话的女子不顾自己摘下墨镜时周围的惊呼声,对着莫玥悠眨了眨左眼,促狭地看着她。
  “...白翼”夏谦霜有点无奈的摘下墨镜,瓜子脸上是同样湛蓝色的眸子,但与黎白翼相比却显得异常冰冷,自然下垂的嘴角为她增添几分严肃,长长的直发垂在身后。左手自然地拿过黎白翼的行李箱继续走。
  直到接他们的车来了,莫玥悠也什么都没说。黎白翼不耐烦地离开莫玥悠,把夏谦霜扑倒在后座。莫玥悠才坐上副驾驶座,莫玥悠抬手抚摸脖子上的翡翠,翡翠的色泽很好,透亮的绿色一看就是好品种。但翡翠上雕着的一轮歪歪斜斜的弯月却不符翡翠的好品种。莫玥悠的拇指轻轻摩挲着翡翠,脸上的微笑也渐渐变大。
  李餮坐在司机位上,看向沉浸在回忆里的莫玥悠,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莫大小姐?”
  莫玥悠回过神来,摘下墨镜。丹凤眼柳叶眉弯成了“镰刀”,自然上扬的嘴角微笑的幅度更大
  “李老师,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李餮很明白在莫玥悠思念她姐姐时打扰她跟求死没有什么区别,但如果不叫她,估计后座的两个就可以上演一场车上“大戏”了。他用拇指指了指后面:
  “你不管管?”
  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黎白翼已经跨坐在夏谦霜的身上,并且夏谦霜衣服已经被黎白翼半脱。
  莫玥悠看到这副场景,挑了挑眉:
  “白翼,不要刺激李老师这条单身狗,收敛一点。”
  李餮脸上依然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只是抓紧了手上的方向盘。
  黎白翼调皮地吐出舌尖,夏谦霜顺势把黎白翼从自己身上轻轻推开,低头重新穿好衣服。
  等到衣服被自己打理好,夏谦霜低头亲上黎白翼的额头,悄悄安抚故意慢慢装作伤心的黎白翼。
  “不要在别人车上。”
  黎白翼听到这话立刻恢复精神,双眸转了一圈看着夏谦霜
  “那自己的车上就可以了是不是啊,霜霜?”
  黎白翼扑到夏谦霜怀里,对夏谦霜撒娇还顺势抬头亲到了她的脸颊上。
  夏谦霜双手环住她的腰,宠溺地对着她点了点头。
  李餮内心冷漠的看完了这一场虐狗大戏,而莫玥悠则对着手机里的一副照片看了许久。照片里的小女孩穿着一袭白裙,头上戴着用紫色小花编织成的花环,她的身旁长着一簇薄荷。
  莫玥悠着迷地盯着照片,抬手轻柔地在女孩的脸庞上缓缓滑动后,又慢慢移到薄荷上。
  “愿和我再次相遇,是吗...姐姐。”

亲没救了:

今天来挂人。

平常大家也知道我脾气挺好的不是那样斤斤计较的人,这次我真的忍不住了。




这个人的名字改的太多,不变的就一个mary,各位想必也知道她。

可以说这是一位浑然天成的ky,天真烂漫,什么都不懂,对吧?

呵呵。

第一张图是昨天undergaoshi号活动发出来的文,我写的,在文章开头就有男福的预警。

结果当天晚上我回来以后看到了第二张图上的评论。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对bl有什么意见?

我就是喜欢男福这样活泼的孩子谁规定的undertale圈里的frisk性别一定是女?

行,先不说这个,你喜欢bg就bg吧,你就这么想想我怎么也管不着,可你凭什么非得来文章底下评论?

是觉得自己很有影响力?来一个评论我就必须得把这文删了重写?

操您妈。

第三张图就是之前的文,一个叫做何谓坎坷的长篇,情节进行到猹死了以后就是纯正的杉福,这时候评论底下来了一句这个。

谁他妈管你吃什么。

当时我很气愤,冷静下来以后就去问她什么意思。她给我的解释我还可以接受,但是一个梗憋在心里这换了谁都不好受。

我本来打算这事就这么过去吧我也不管了,谁知道又来了这么一出。

您厉害,比不上你。

我就这么说了吧,何谓坎坷就是因为您这么一句话我弃坑了。

我写不下去,恶心。

现在undertale我已经退圈了,也就照顾着同好们一起还能参加个活动,这么一闹腾我真的再也不想写任何一个字了。

也许你说哦我不是故意的我太天真了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层面去,我不信。您不是已经二十四岁是工作人士了吗,连这点气氛都读不了我觉得这可夸张了。

我这么一挂,不仅是为了我自己这些破事儿,我也是替其它一些太太发声。

不说多了,我下午还要考试。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世界上读者千千万,我不缺你这么一个看官,我也不想你来找我事儿。

没想到7月第一篇文要发这个……

未央-Landicool-:

作为坑了的人很抱歉。土下座。不过对于抄袭这种事更不能忍一点……。


浅绥旒长:



为死宅宅转一个
证据我多的是,群记录个人记录还有修改了七八遍的设定稿。希望那位抄袭的姑娘自觉点,别死皮赖脸地说撞梗。
一撞撞那么多,你和谁瞎扯呢




死宅懒废:







啥也不说先放两张图给大家看看。


















下面来絮叨两句吧,顺便艾特一下这位 @汐聆 








左边是我的老文千机诉风月——引子,链接可点:引子








右边是一篇叫问心的文的楔子,链接可点:楔子
















鉴于最近我咸鱼了一个多月,我家CP突然找到我说我的文好像是被那啥了的时候我是懵逼的,还好有正义小伙伴 @洛纤漓  @清岚-抽不到青行灯不改名 帮忙做了调色盘,真的是万分感谢。








我不知道上面调色盘的情况大家怎么看,反正我翻了一下那位姑娘的主页,这篇问心今天刚发第一章,我看了看,怎么说呢,第一章我没有办法像楔子一样做调色盘,因为语句很散,但你说我主观也好,因为风月是我自己的文,我写的时候花了很多心血,所以我要说,第一章里面的人物对话,就像是我的风月里面的不同章节的不同语句的拼凑,当然我没有办法给出证据,你可以说我没有证据是瞎BB,但我就是这样感觉。 








 有看过很多遍我的风月和很喜欢风月的朋友有兴趣的可以点链接去看看:第一章【不过毕竟是老文,大家可能看不出啥】








说回上面的调色盘吧,我只能说姑娘你真的不应该挑风月下手,这篇文的创作背景我在这里说一下,是因为很久以前加的群里的大家的突发奇想而出来的联文,包含了很多人的构思和提供的梗,所以你要是和我说撞梗这个真的站不住脚,因为你可能可以和一个人撞梗【还是撞得死死的要点重合那种我都能信,因为我遇到过】,但是和很多人的梗都撞,恕我不相信。








风月是联文,风月的引子有着很多人的心血,我们甚至还组建了一个群专门用来讨论这个联文,即使现在很多人都潜水,群也基本荒废,联文也坑了3篇,但是并不代表就允许有人“借鉴/重复”
















最后,希望你能删文道歉 @汐聆 ,言尽于此,写文不容易,都爱惜自己的文字也请爱惜别人的文字,不要随便就见猎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