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发现了一朵污云w

这里是一朵小透明(゚ω゚)最近这里只有联文(*'▽'*)♪等过些时候说不定会发点小段子w原创为主(*'▽'*)♪

        “我正好找麟游有些事,一起吧。”
     莫玥伊说这话并不是毫无根据,事实上今早并不该是她值日,而是苏麟游。只是苏麟游不知为何和她换班了,不过莫玥伊手上拿着的本子最后还是要找苏麟游签字。
  至于为何要握住莫玥悠的手,莫玥伊自己都说不清。或许是因为她与妹妹相同的容貌,或许是因为她松开自己手时眼底闪过的不舍,让莫玥伊有些心疼。莫玥伊很清楚自己不应该对一个陌生人产生这样的情感,而且对方也不应该在松手时有不舍的情感,因为她们才是刚认识的陌生人。但她还是选择握住了莫玥悠的手与她一起向前走。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
  莫玥悠在姐姐握住自己手时,表面上装作很惊讶。内心却毫不意外,她很了解莫玥伊。姐姐她是一个对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很容易心软的人,所以莫玥悠才会故意把自己不舍的情绪泄露给姐姐。之后的发展也在莫玥悠的意料之中,虽然不包括在听到姐姐要找那个苏麟游有事时心里的醋意。
  “你是谁啊?”
  而吴涛梨则惊讶地看着面前的黎白翼,因为她刚刚居然问自己是谁。不是吴涛梨自恋,而是因为他自己在学校里的传闻和地位还有称号,连吴涛梨自己听到都会忍不住害羞。没想到面前穿着沃德尔森高级学院校服的女学生居然不认识自己。
  “你不认识我?”

  

  正当莫玥伊因为莫玥悠的自我介绍而愣在原地不能言语,莫玥悠也正欣赏着自己姐姐惊讶的神情时。突然,跑车停下的声音让莫玥伊条件反射的拽着莫玥悠到警卫室门口“避难”。与此*同时,一群原本站在校门两边的女生尖叫着向中间涌去。
  三辆跑车里的黑色车上走下来一位剑眉星目的男子。
  “苏王子!!!”
  “苏王子今天比昨天又帅了!!”
  “苏王子娶我!”
  他听到这些尖叫仍然面无表情,只是扭头瞥了一眼最后尖叫的女孩。女孩立刻捂住心口,仿佛下一秒就要因为心跳过快而昏倒。
  “这位男同学看起来好受欢迎。”
  莫玥悠有些不解,这个男的只是长的比旁人好一点罢了,在自己看来比不上姐姐的一星半点。这些小姑娘至于这副样子吗?
  正巧站在旁边的一位少女听到莫玥悠说的话,便语气骄傲的向她介绍起苏麟游。
  “你是新同学吧,他可是我们学校里三大校草里的“冷酷王子”苏麟游!冷酷无情的性格,英俊逼人的容貌,优越的家世就是他为冷酷王子的三大原因!”
  莫玥悠一听少女说的话,再联系起苏麟游的姓氏便猜出了他的身份。但还是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
  “优越的家世?这里不是每个人家世都很优越吗?”
  刚刚出声的少女讶异地看着莫玥悠。
  “你真的是我们学院的学生吗?连苏氏都没听过?那可是仅次于忧翊的大集团!更别说苏家更是第一大家族!”
  莫玥悠听到少女的疑问只是冲她笑了笑,就准备侧头对莫玥伊说些什么,没想到少女又开口说道:
  “不过她们也只能喊喊了。”少女语带嘲笑“毕竟苏王子已经和莫公主有婚约了,在学校里更是模范情侣。学生会主席和副主席,你看,多般配。”
  “婚约?!”
  莫玥悠不自觉提高了音调。而听到少女话语和莫玥悠回答的莫玥伊下意识想向莫玥悠解释:
  “这是苏爷爷和父亲定下的,我……”
  莫玥伊停下了声音,自己该说些什么?我不是自愿的,我并不知情?这些话听起来像是在推卸责任。
  而且身边的同学们非富即贵,要是被两家的对头子女听见自己说的话…更别说她其实没必要向莫玥悠解释,即使她跟自己的妹妹有着一样的姓名与外貌。她这样一想,便不再言语。
  莫玥悠在听到莫玥伊前半段话时也想到了这点,又看到莫玥伊从紧张到为难又变为平常对外人礼貌的神情。虽然理智上知道姐姐这样做才对,也想到姐姐有可能对婚约不知情,或者只是商业联姻。
  但是,莫玥悠只要想到莫玥伊有一点可能会喜欢苏麟游,她就感觉心如火燎,冷静不下来。她的心里想要把一切会让姐姐移情别恋的人或物都给摧毁掉。
  尽管姐姐或许不会再喜欢自己,但那样的话,姐姐的眼里也只会有自己了。
  在莫家两姐妹都在走神时,又从银灰色车里走出的一位男子,让校门两边的人群又发出了几声尖叫。
  他让旁人尖叫追捧的原因不是他的脸。相反,他的容貌与第一位男子相比只是清秀。但他的气质,柔和的笑容和温润的气质令人忍不住想要向他倾诉内心的苦闷。这一点使他即使在颜值上不如苏麟游也有着不逊于苏麟游的人气。
  少女没有注意到莫玥悠和莫玥伊之间诡异的气氛,自以为体贴的继续向莫玥悠介绍这名男子:
  “你既然不认识苏王子应该也不认识叶王子吧。他是三大校草之一的“温柔王子”叶麒文。待人温和有礼,对待我们女生也很有分寸特别温柔。而且……”少女嘿嘿笑了几声,“苏王子只是在我们女生里特别有人气,叶王子可是在男生里面也小有人气啊。”
  莫玥悠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少女以为她听进去了,便兴高采烈地继续说道:
  “不过要说男女通吃还是当属梨王子。”少女害羞地红了脸。“据说梨王子以前是个‘千人斩’呢,现在是因为父亲的命令才不对同学出手。虽然现在很多人想让他出手啦。”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向尾端的那一辆淡紫色的车,车门打开,从里面钻出一位娃娃脸的男生,待他站直后。冷淡的女声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抱歉,请让一下。”
  吴涛梨下意识往旁边靠了靠,只见夏谦霜牵着黎白翼从他身旁走过。而看到这一幕的学生们,不管男女全都沸腾了。
  “那两个人是谁?居然让梨王子让道!”
  “啧,这两个人看起来就一副狐媚样!”
  “她们这种态度一定是装的!就是想装作清纯不做作的样子让梨王子注意到她们!”
  女生看到两个人对夏涛梨的态度立刻嚷嚷了起来。
  “这两个女生长的好漂亮!比翠公主和燕公主还漂亮!”
  “真为两个大美女可惜了,居然让王子让道,等一会就要遭殃了。”
  “怎么女生全都想引起王子注意啊!怎么没有人来引起我注意!
  男生的关注点则在她们的脸上。
  夏谦霜没有在意,本想继续向前走。没想到黎白翼听了进去他们的话,拽了拽夏谦霜的手停下脚步。莫玥悠一看便知黎白翼的恶趣味又来了,虽然舍不得姐姐和姐姐忘记松开握住自己的白嫩细滑的手。
  还是转头向莫玥伊说了句:
  “她们是我朋友。”
  她认为现在依照自己的身份跟姐姐说这一句也就够了,便故意在松开手时露出了一点不舍的情感,然后朝黎白翼和夏谦霜走去。莫玥伊却反握住她的手。

   早晨的天空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早起的鸟儿站在枝头用清脆的歌声叫醒了别墅里沉睡的人。
  黎白翼被鸟叫吵醒时下意识伸手往自己的身旁摸去。想抱着夏谦霜再睡一会却只能摸到有点温热的床单。她从被窝里微微坐起,抬手刚想揉揉眼睛。手却被抓住。
  “别揉。”
  在听到这句话时,黎白翼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擦过自己的眼皮。
  “霜霜,现在几点啦?”
  黎白翼抬手接过夏谦霜手里的毛巾,一边在自己脸上胡乱抹了几下,一边询问时间。
  夏谦霜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七点五十了。”
  “哦,才七点五十...七点五十?!”
  黎白翼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想了一下猛地把被子掀开,夏谦霜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把毛巾从黎白翼的手中拿过,站起身让匆忙下床的黎白翼能够顺利奔向洗手间。
  “霜霜,我的遮瑕膏呢?”
  黎白翼冲进去洗手间,看见镜子里自己脖子上的“草莓”,在台子上翻找着可以遮住痕迹的化妆品。
  “柜里第二排。”
  夏谦霜稍微思索了一会,告诉了黎白翼答案。黎白翼一边挤了一点膏药胡乱抹在自己的脖子上,一边语速极快的念叨着:
  “完了完了,如果让玥悠因为我迟到从而使玥悠在她姐姐面前有一个不好的印象又因此使玥悠没办法获得她姐姐的芳心我会不会被玥悠给砍死啊!霜霜你要救我啊!”
  说到最后,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
  与此同时,被黎白翼念叨的莫玥悠则坐在饭桌前,双手托腮的等待李餮从厨房里端出期待已久的早餐。
  李餮又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在端出莫玥悠定制早餐时实在不放心地询问:
  “不去喊黎同学和夏同学起床没问题吗?”
  莫玥悠端起面前的苦瓜汁,一口气喝了下去后皱起眉头,又拿起餐刀。才不急不忙道:
  “放心啊,李老师。白翼你可能还要担心,但是有谦霜在的话,李老师你只需要担心要上学时,白翼的脖子上有没有奇怪的痕迹。而且,谦霜可只会在时间上骗白翼。”
  在莫玥悠刚说完这段话后,黎白翼便拽着夏谦霜从楼上狂奔下来。
  李餮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了黎白翼身后夏谦霜眼底的淡然和莫玥悠看戏的表情,便转身到厨房里“避难”去了。
  而刚刚下楼的黎白翼本以为会被莫玥悠用眼神“杀死”数次,没想到她居然还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神色还很悠闲。黎白翼稍稍一想,便故作慌乱问:
  “没,没有迟到吧。”
  “我想,这句话白翼你应该去问谦霜。”
  直到把自己的早餐干掉一半后,莫玥悠才慢慢吐出这句话。
  黎白翼一听,立刻转身扑向夏谦霜,装作委屈的样子假哭道:
  “霜霜你居然骗我!你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疼我爱我宠我的霜霜了!呜呜…”
  抬手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黎白翼作势要推开夏谦霜。
  李餮在厨房里听着外面的动静,又看了看挂钟。最终还是端着两份早餐从厨房里出来。
  “黎同学,再拖下去你们就要真的迟到了。”
  夏谦霜一听,顺势牵起怀里黎白翼的手,黎白翼有些不满足地摸了摸自己的双马尾,但还是乖乖地随着夏谦霜走到餐桌旁,而在黎白翼演戏时已经吃完早餐的莫玥悠则拎起椅子上的书包,扭头向厨房里说:
  “你们先吃。李老师,我走了啊。”
  李餮有些疑惑。
  “是不是太早了?才七点半。”
  莫玥悠笑着举高手里用旧的书包。
  “我现在可是以‘特优生’免学费进入的,肯定要早点走避开别人从家里去到学校啊。而且”她顿了顿,“按照我的身份来说,我可不应该认识沃德尔森高级学院的老师。”
  莫玥悠说完便转身打开门离开了别墅。她没有告诉李餮,自己早点走其实还有一个理由。
  待莫玥悠看到学校大门旁的那个人时,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
  大门旁站着的人有一张鹅蛋脸,微笑的弧度令人舒心,柔顺地黑发一直长到腰间,额前的刘海被她用淡蓝色的水钻发卡夹了起来。手里抱着一本淡蓝色的笔记本。不过对于莫玥悠来说,姐姐最好看的地方还是她的眼睛,墨色的眸子里仿佛有万千星辰,若是她的眼眸饱含感情的注视他人……
  莫玥悠想到这里掐了下自己,她无法容忍这种想象。又深呼吸了几下,莫玥悠才踱步走向学校大门。
  “抱歉,这位同学我好像......”
  莫玥伊远远看到有人走来,思索了一会觉得自己并没有见过这个人。于是走上前想要拦住她,却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人的脸,一下子愣在原地。顿时没了言语,思绪也乱了。
  “是悠?父亲不是说悠离家出走,怎么都找不到她吗?不是悠?可是她明明跟悠长的一样啊!怎么回事?”
  莫玥悠死死克制住想上去抱住姐姐的冲动,连指甲都陷进了肉里。才故作不解地看向莫玥伊:
  “怎么了,同学?”
  莫玥悠等了一会,伸手想要拍拍莫玥伊的肩。莫玥伊却正好回神,下意识退后。
  “没,没事,就是我以前好像没有见过同学你,请问同学你是?”
  最终,莫玥伊还是决定不要吓到面前的人,不管她是不是悠。装作若无其事地回答她。却忽略了面前人眼底的失落。
  “已经…忘掉我了吗,姐姐。”
  尽管心里因为莫玥伊下意思排斥自己而感觉伤心,但莫玥悠面上仍然挂着礼貌的微笑。
  “我是今天新转来的学生。”
  “嗯。”莫玥伊低头在本子上写了什么,又抬起头。“我叫莫玥伊,是学生会副主席,以后请多指教”抬起手伸到莫玥悠的面前。
  莫玥悠也抬手握住她的手,不顾对面人听见自己名字时的惊讶,露出了她最好看的笑容。
  “初次见面,我叫莫玥悠。”
  “初次见面,还有好久不见。我的…姐姐。”

  李餮一边忍受着后座的双人虐狗大戏和副驾驶座的痴汉姐姐行为,一边安稳地把三位大小姐送到了距离沃德尔森高级学院不远处的别墅外。
  “我们住这里?”
  莫玥悠从回忆里回过神,从车上下来后抬头看向这座处于市中心的别墅。眉头不满地皱起来。
  “莫大小姐嫌房子小?”
  李餮有些疑惑,还以为莫玥悠嫌别墅简陋。
  “不是,不是。”
  莫玥悠摆了摆手,低头在手机上摆弄了几下。
  “我的意思是离学校太近了,而且也与我们进校时的身份不符。我和白翼还有谦霜是伪装身份进校的。”
  她举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三人现在的身份。
  “莫玥悠,以特优生进入沃德尔森高级学院,免学费,孤儿。”
  “黎白翼,父母都是商人,用尽家里积蓄送女儿进了沃德尔森高级学院”
  “夏谦霜,因为父母对学校的赞助而进沃德尔森高级学院”
  莫玥悠看着呆愣的李餮,又晃了晃手机。
  “所以按我们的身份来说,只有谦霜勉强可以买得到这个别墅。我和白翼都应该住学校免费提供的宿舍。”
  李餮盯着莫玥悠看了一会,无奈扶额:
  “不是.....莫大小姐你这样做,老爷他同意了吗?”
  莫玥悠没有回答李餮的问题,而是走去后备箱里拿出自己的行李。刚刚从车上下来的黎白翼有点嫌弃地看了看李餮,转头走向别墅。只有夏谦霜好心地回答了李餮:
  “这次我们回国是爷爷示意的,自然爷爷也知道这次玥悠要做什么。我想只有李老师你被蒙在鼓里吧”
  站在别墅门前的黎白翼听到这话毫不忌讳地笑出声,而正在拿行李箱的莫玥悠也被逗笑。反而是说出这话的夏谦霜一脸认真地看着李餮。李餮被夏谦霜说出的话弄得哭笑不得,但心里也清楚这位天然的三小姐不是有意的。只好回应:
  “行了行了,既然老爷同意了。我也只能继续当个小老师啦。”
  李餮上前接过夏谦霜和莫玥悠手中的行李箱,黎白翼一看他们都要到门前了,就向李餮伸出手:
  “李老师,钥匙呢?”
  李餮还没来得及回答,莫玥悠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
  “临走前爷爷给我的,试试吧。”
  黎白翼接过钥匙,转身把钥匙插进锁眼。“咔哒”门应声而开。黎白翼兴高采烈地准备看看别墅里面的装饰,快步走了进去。夏谦霜和莫玥悠也随之走了进去。只有李餮站在原地低声喃喃了几句也拖着行李箱跟着她们走了进去。
  黎白翼一进门就直奔门旁边的楼梯,想要上去看看。夏谦霜当然也跟着黎白翼上去。李餮只好对着她们大喊:
  “左手边第二间和第三间啊!别走错了!”
  莫玥悠则是慢悠悠地走向楼梯,上楼前还不忘拿上自己的行李箱并问:
  “我的房间是第一间,对不对?”
  李餮点了点头,准备也跟着上楼把黎白翼和夏谦霜的行李箱送上去。莫玥悠做了个“停”的手势:
  “李老师,接下来男生止步。”
  李餮一听,也只好把行李箱放在楼梯前。
  “那我只好去洗漱睡觉啦,莫同学注意你明天早上可是要去沃德尔森高级学院,早点睡啊。”
  李餮说完,便转身走向一楼的洗漱间。莫玥悠则是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又抬手敲了敲第二间的门。算是提醒白翼和谦霜记得拿行李。
  莫玥悠站在自己房间前,突然想起几个月前爷爷对自己说的话:
  “小悠,几个月后爷爷准备让你们三个回一次国。我让小翼和小霜回国了是想她们有一个假期,其他倒是其次。而你,爷爷希望这次你回国,可以解开你的心结。”
  莫玥悠想到此处低低笑了几声,打开了房门。
  房间的墙壁是淡蓝,中间的大床也是蓝色,却是深海一般的蓝。棕色的床头柜上有一个被扣着的相框。
  莫玥悠关上门,坐到床边,伸手把相框放正。
  相框里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位小女孩,都笑得异常灿烂。如果细看,可以发觉个子稍矮一点的女孩五官与莫玥悠相似,而另一个女孩赫然就是莫玥悠手机相册里的女孩。
  莫玥悠又想起爷爷那段话,嘴角的弧度变大。
  “解铃......还须系铃人啊,姐姐。”

  莫玥悠 女 17 高二 喜欢自己的姐姐(没有血缘)在被爸爸赶走后(6岁)遇到陌爷爷,因为天赋异禀又与自己失踪的孙女长的相似,被收养。在8岁开始训练,遇见了黎白翼和夏谦霜(两人情侣)直到16岁训练成功。在此期间建立了三人的共同帮派“陌”既是报答陌爷爷也是为了姐姐。和三个人的集团。帮派悠负责,集团霜负责,白翼则由于爱好去了演艺圈。遇上关于威胁到姐姐的事情就会失控。知道自己装可怜会让姐姐心疼,腹黑霸道 170cm 在被陌爷爷收养后是陌家大小姐
  黎白翼,160cm活泼开朗,是小恶魔类型,曾因梨追求夏谦霜于是让李餮注意到梨
  夏谦霜  170cm严肃认真 非常有计划 但遇到白翼时计划作废,乐意陪白翼疯 闹 极其宠白翼 虐狗程度是悠说的可以烧死了 但对感情异常迟钝,两人之间白翼先告白,在梨追求自己时没有意识到。 两人情侣 17岁 女 都因为天赋被陌爷爷挖掘,在陌爷爷给家里许多钱又因各自的姐妹挑拨被抛弃,两人是发小。
  莫玥伊167cm 悠的姐姐 在小时被莫家领养,非常喜欢悠,并不知道小时候发生的那件事,以为是父亲与悠发生矛盾,悠离家出走。为此伤心了很久,与父亲也不自觉冷淡起来。长大后是灵晶学院的校花,学校里传她与冷王子有绯闻(学校里称号是柔公主,本身不喜欢这个)其实与陌爷爷是祖孙关系。关于悠的事情会变得异常强硬 陌家二,三小姐
  苏麟游186cm 男 17岁 喜欢叶麒文 两人是已经表白的情侣关系。自己在外经营着一家集团,想要毕业后脱离家族与叶同居 在学校被称为冷王子。厨艺很好(因为学校绯闻会让叶吃醋然后只能哄老婆)苏家二少
  叶麒文178cm 男 17岁 与苏是情侣 在学校是温柔王子 其实是个醋罐子 厨艺不好,但看人和直觉很准。是个业余经纪人(白翼的经纪人)。叶家大少,还有两个弟弟
  吴涛梨177cm 男18岁 在学校是多情王子。但本质是个看言情小说练出来的纯情小处男 经常因此被两个死党嘲笑,曾想要攻略夏谦霜 但反而被李餮老师看上 并被得知了秘密 吴家大少
  李餮 187cm26岁 男 表面上是老师 实际上是陌爷爷派出来保护三个人的 意外发现梨起了兴趣知了秘密于是就逗了一段时间,没料到真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自己栽在了梨的身上,装的温文尔雅 内里腹黑鬼畜
  夏祭燕 谦霜的妹妹,挑拨谦霜与家里的关系。使谦霜被抛弃,装作和伊关系很好。喜欢苏
  黎虹翠 白翼的姐姐 其余同上 喜欢吴。
  

  一架飞机从B市上方飞过,直直降落在C市郊外的飞机场上。三个身材匀称的女子带着墨镜拉着行李箱从候机室里走出。
  走在左边的女子突然摘下墨镜,带着婴儿肥的脸颊上镶嵌着一双湛蓝色的眼眸栗色的卷发乖巧地披散在身后,整个人如同精致的洋娃娃,但眼睛里的灵气为这位洋娃娃增添了几分生气。她放开自己的行李箱,蹦哒地走到正中女子的前方
  “玥悠,这次回来你是先复仇还是先谈恋爱呢?”问话的女子不顾自己摘下墨镜时周围的惊呼声,对着莫玥悠眨了眨左眼,促狭地看着她。
  “...白翼”夏谦霜有点无奈的摘下墨镜,瓜子脸上是同样湛蓝色的眸子,但与黎白翼相比却显得异常冰冷,自然下垂的嘴角为她增添几分严肃,长长的直发垂在身后。左手自然地拿过黎白翼的行李箱继续走。
  直到接他们的车来了,莫玥悠也什么都没说。黎白翼不耐烦地离开莫玥悠,把夏谦霜扑倒在后座。莫玥悠才坐上副驾驶座,莫玥悠抬手抚摸脖子上的翡翠,翡翠的色泽很好,透亮的绿色一看就是好品种。但翡翠上雕着的一轮歪歪斜斜的弯月却不符翡翠的好品种。莫玥悠的拇指轻轻摩挲着翡翠,脸上的微笑也渐渐变大。
  李餮坐在司机位上,看向沉浸在回忆里的莫玥悠,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莫大小姐?”
  莫玥悠回过神来,摘下墨镜。丹凤眼柳叶眉弯成了“镰刀”,自然上扬的嘴角微笑的幅度更大
  “李老师,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李餮很明白在莫玥悠思念她姐姐时打扰她跟求死没有什么区别,但如果不叫她,估计后座的两个就可以上演一场车上“大戏”了。他用拇指指了指后面:
  “你不管管?”
  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黎白翼已经跨坐在夏谦霜的身上,并且夏谦霜衣服已经被黎白翼半脱。
  莫玥悠看到这副场景,挑了挑眉:
  “白翼,不要刺激李老师这条单身狗,收敛一点。”
  李餮脸上依然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只是抓紧了手上的方向盘。
  黎白翼调皮地吐出舌尖,夏谦霜顺势把黎白翼从自己身上轻轻推开,低头重新穿好衣服。
  等到衣服被自己打理好,夏谦霜低头亲上黎白翼的额头,悄悄安抚故意慢慢装作伤心的黎白翼。
  “不要在别人车上。”
  黎白翼听到这话立刻恢复精神,双眸转了一圈看着夏谦霜
  “那自己的车上就可以了是不是啊,霜霜?”
  黎白翼扑到夏谦霜怀里,对夏谦霜撒娇还顺势抬头亲到了她的脸颊上。
  夏谦霜双手环住她的腰,宠溺地对着她点了点头。
  李餮内心冷漠的看完了这一场虐狗大戏,而莫玥悠则对着手机里的一副照片看了许久。照片里的小女孩穿着一袭白裙,头上戴着用紫色小花编织成的花环,她的身旁长着一簇薄荷。
  莫玥悠着迷地盯着照片,抬手轻柔地在女孩的脸庞上缓缓滑动后,又慢慢移到薄荷上。
  “愿和我再次相遇,是吗...姐姐。”

亲没救了:

今天来挂人。

平常大家也知道我脾气挺好的不是那样斤斤计较的人,这次我真的忍不住了。




这个人的名字改的太多,不变的就一个mary,各位想必也知道她。

可以说这是一位浑然天成的ky,天真烂漫,什么都不懂,对吧?

呵呵。

第一张图是昨天undergaoshi号活动发出来的文,我写的,在文章开头就有男福的预警。

结果当天晚上我回来以后看到了第二张图上的评论。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对bl有什么意见?

我就是喜欢男福这样活泼的孩子谁规定的undertale圈里的frisk性别一定是女?

行,先不说这个,你喜欢bg就bg吧,你就这么想想我怎么也管不着,可你凭什么非得来文章底下评论?

是觉得自己很有影响力?来一个评论我就必须得把这文删了重写?

操您妈。

第三张图就是之前的文,一个叫做何谓坎坷的长篇,情节进行到猹死了以后就是纯正的杉福,这时候评论底下来了一句这个。

谁他妈管你吃什么。

当时我很气愤,冷静下来以后就去问她什么意思。她给我的解释我还可以接受,但是一个梗憋在心里这换了谁都不好受。

我本来打算这事就这么过去吧我也不管了,谁知道又来了这么一出。

您厉害,比不上你。

我就这么说了吧,何谓坎坷就是因为您这么一句话我弃坑了。

我写不下去,恶心。

现在undertale我已经退圈了,也就照顾着同好们一起还能参加个活动,这么一闹腾我真的再也不想写任何一个字了。

也许你说哦我不是故意的我太天真了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层面去,我不信。您不是已经二十四岁是工作人士了吗,连这点气氛都读不了我觉得这可夸张了。

我这么一挂,不仅是为了我自己这些破事儿,我也是替其它一些太太发声。

不说多了,我下午还要考试。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世界上读者千千万,我不缺你这么一个看官,我也不想你来找我事儿。

没想到7月第一篇文要发这个……

未央-Landicool-:

作为坑了的人很抱歉。土下座。不过对于抄袭这种事更不能忍一点……。


浅绥旒长:



为死宅宅转一个
证据我多的是,群记录个人记录还有修改了七八遍的设定稿。希望那位抄袭的姑娘自觉点,别死皮赖脸地说撞梗。
一撞撞那么多,你和谁瞎扯呢




死宅懒废:







啥也不说先放两张图给大家看看。


















下面来絮叨两句吧,顺便艾特一下这位 @汐聆 








左边是我的老文千机诉风月——引子,链接可点:引子








右边是一篇叫问心的文的楔子,链接可点:楔子
















鉴于最近我咸鱼了一个多月,我家CP突然找到我说我的文好像是被那啥了的时候我是懵逼的,还好有正义小伙伴 @洛纤漓  @清岚-抽不到青行灯不改名 帮忙做了调色盘,真的是万分感谢。








我不知道上面调色盘的情况大家怎么看,反正我翻了一下那位姑娘的主页,这篇问心今天刚发第一章,我看了看,怎么说呢,第一章我没有办法像楔子一样做调色盘,因为语句很散,但你说我主观也好,因为风月是我自己的文,我写的时候花了很多心血,所以我要说,第一章里面的人物对话,就像是我的风月里面的不同章节的不同语句的拼凑,当然我没有办法给出证据,你可以说我没有证据是瞎BB,但我就是这样感觉。 








 有看过很多遍我的风月和很喜欢风月的朋友有兴趣的可以点链接去看看:第一章【不过毕竟是老文,大家可能看不出啥】








说回上面的调色盘吧,我只能说姑娘你真的不应该挑风月下手,这篇文的创作背景我在这里说一下,是因为很久以前加的群里的大家的突发奇想而出来的联文,包含了很多人的构思和提供的梗,所以你要是和我说撞梗这个真的站不住脚,因为你可能可以和一个人撞梗【还是撞得死死的要点重合那种我都能信,因为我遇到过】,但是和很多人的梗都撞,恕我不相信。








风月是联文,风月的引子有着很多人的心血,我们甚至还组建了一个群专门用来讨论这个联文,即使现在很多人都潜水,群也基本荒废,联文也坑了3篇,但是并不代表就允许有人“借鉴/重复”
















最后,希望你能删文道歉 @汐聆 ,言尽于此,写文不容易,都爱惜自己的文字也请爱惜别人的文字,不要随便就见猎心喜。





































行吧,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你们看

酒阑珊:

不是挑事也不是想撕,只是把事情说清楚。




上午小确幸的朋友私信我,转达了一下小确幸的要求,大意是:只要我跟TAG里那个喷粪的小狗道歉,小确幸就退圈。


这话我实在是看不懂,先不说为啥她要用“退圈”来当筹码,说得好像我非要逼她退圈似的,这个真没有,你退不退圈,你混什么圈都跟我没关系,而且从你们的行为来看,是你们想要逼我退圈。


就说道歉这事吧,我说了一句小确幸是它的妈咪,小狗就心灵受创了,必须要我道歉才行,等等,你明着暗着骂我们“贱人、婊子”这事就当不存在了是吗?


后来我跟小确幸的那位朋友聊了几句,她说她只是来传话的,具体事情其实并不清楚,我说好吧那你让小确幸来跟我谈,然后我等了很久的私信,死活没等到,后来那位朋友通知我,小确幸分别在自己的大小号上发了篇声明什么的,让我自己去看。但是我一早就说过,我从来不会点进讨厌的人的主页,有事请过来当面谈。


不过这么干耗着也没意思,一直不说话似乎显得我很心虚,几个朋友瞄了一眼,好像小确幸是把事情前后说了一遍?具体的我不清楚。既然如此,那我也把来龙去脉说一遍吧,各位自己评判。




起因和第一次冲突:


很早之前,缓缓老师好几次刷修伞TAG,经常能在修伞文底下看见小确幸给别人安利周伞和all伞,这种KY的行为,缓缓老师当然是很生气,她在心里记了一笔,从那次开始,小确幸就是她讨厌的人了,具体看图。




接着,某天TAG里出现了一个叫“一半”的人,写了篇关于苏沐秋的小论文,那篇东西我没看,缓缓老师是最先看的,她觉得写得不错,于是点赞点推外加留言,但是没想到,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后,她突然发现这个一半是小确幸的小号。


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给自己讨厌的人点赞点推留言打call,换谁都会觉得膈应吧?缓缓老师虽然平时以CP为重,但她再怎么说也是个普通人,也有脾气也有自尊,所以她当下就取消了赞推和评论。并且不点名也不打TAG的在自己主页里发了一句话:



(从日期可以看出这都已经是将近一年前的事了……)


当时看见她发这句话,别说路人了,就连我们这帮亲友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全都一脸懵逼,还以为她现实里发生了什么事,在QQ上问,她也不告诉我们。


但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惹祸了。


小确幸一见缓缓删了评论,就顺藤摸瓜摸到她主页,看见了这条lo,迅速对号入座,接着她的几个亲友就在那篇小论文底下各种指桑骂槐,让某些人别犯贱什么的。这些其实无所谓,反正当时我们谁都没在意。


不过这事还没完,就在缓缓发了那条lo之后,本本也发现了一半是小确幸的小号这件事,恰好她也讨厌小确幸,好像也是因为KY之类的原因,于是他也在自己的主页(一个私人的心情记录和吐槽博客)里,同样不点名也不打TAG的吐槽了一句。


好嘛,这下真的炸锅了。


没想到小确幸的团队里有人长期视奸本本的主页,一看见这条lo也迅速地对号入座,并且坚定地认为本本就是缓缓的小号(听说现在小狗认为本本是我的小号了哈哈哈哈真的很会脑补,我吐黑泥从来都是这个号吐,哪来的小号啊……),然后组团去她的评论里骂街。(至于同样吐槽了的缓缓为什么没被他们攻击,大概是因为她早前关闭了评论。)


我们几个亲友都很懵,没想到有人会连别人私人博里的内容都要指手划脚,还上门撒泼。对方维护亲友,那我们也总不能看亲友就这么被欺负吧?于是我们就一起下场帮忙。其实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客气的,就是对方有人一直车轱辘喷粪很无趣。


这件事最后的结局是,本本把他们全部拉黑,over。


对于这件事我就想问问小确幸以及她的亲友们,在别人文下安利拆家CP,这种行为被人讨厌不是很正常吗?别人没有在你面前撒泼,在自己家里不点名吐槽两句都不行吗?太霸道了吧。




第二次冲突:


差不多一年后,也就这几天吧,TAG出现了很多伞修伞无差内容,修伞姑娘们都不太高兴,希望无差作者们能够好好打TAG,因为对于不逆来说,无差也是雷区。


作为一个标准的无差,我对那些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我是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表示无所谓的,因为这是修伞TAG。修伞TAG是属于所有喜欢修伞的妹妹的,不属于逆,不属于拆,不属于无差,更不属于我。(反之亦然,伞修TAG和伞修伞TAG也是如此)


相信大部分修伞妹妹只想在自家TAG里看到纯修伞的内容,而不是其他可拆可逆又拆又逆的内容。如果有人想看拆逆,我相信他们会自己去搜索相应的TAG,这根本就不冲突。


然后,本本就去给那些作者们留言,希望他们能理解一下,去掉单CP的TAG。没想到这一留言居然引出了小确幸的团队们,那些亲友们在评论里指桑骂槐,一边安慰lo主,一边把过往的私人恩怨拿出来摆在无关人士的面前,试图给人洗脑。


本本当然是看见了,她选择了忍,都没有跟对方四人起冲突,并且还跟无辜被人刷评论的lo主道歉。



我一直认为私人恩怨就应该私下解决,不应该牵扯到别人,摆到台面上就是撩,先撩者贱,打死无怨


然后几个朋友跟我科普了一下,我这才发现原来这近一年来,他们一直惦记着我们,时不时就要拎出来骂两句“贱人、婊子”什么的。这里随便贴两张,证明我没有胡说:





他们背地里骂我们,骂得不管再难听,其实我们都不在乎,就像我一直说的,私人博不打TAG随便你吐槽,因为那是你的主页,你想写啥只要不放到台面上就行。


所以尽管朋友们之前陆陆续续看到这些内容,她们也没说什么,骂就骂呗又不会掉块肉。


但是你们把无关的老师扯进私人恩怨就有点过分了吧?




本来他们私下吐槽与她们无仇无怨的修伞老师,骂我们,骂修伞,这都算了,毕竟私人博,但是在他们把事情闹上台面后,我想了想决定不忍了。


这一年里,你们几次三番侮辱咒骂,我们都可以当看不见,但是你们都闹到无关人士面前,试图给人洗脑带节奏了,这要是还不说话,我们又不是菩萨。


于是我就发了那篇黑泥:http://lhlj-jls.lofter.com/post/1caf4773_10111207


一开始我只是想不点名不打TAG吐个槽,打算吐完了、舒服点了晚上就删掉,不过没想到历史重演了,对方立刻找上门来。


行,我说的话我负责,你过来我接待,虽然老被小确幸拉黑,但我是个不把话说完会憋死的人设,我只能在自己主页里把话说清楚,小确幸好像不是很想跟我谈,中途就不聊了,没关系,也算合我心意。


本来以为这次能把过往那些积怨一刀斩断,彼此谁也不惦记谁,谁也别牵扯谁,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都往前看。


可惜我低估了对方死缠烂打的本事。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看看我的主页和修伞TAG就知道了,对方那只小狗先是来我主页撒泼,一如既往的“贱人、婊子”满天飞,我客客气气接待,然后一看说不过我,它立刻跑到TAG里撒泼,直接把私人恩怨上升到CP。


这一招真的是下下策,你把你们所有人所有的退路都斩断了。


修伞TAG不是我一个人的,是属于所有喜欢这个CP的人的,你被路人吊打真的是活该,惹了众怒还不自知。


不知道你几岁了,有没有开始工作,真心劝你一句,你这样的性格太惹人嫌了,先不说自诩毒舌骂人却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脏话,就说你这种把私人恩怨拉成群体事件的本事,真的太没脑子,你让你那些朋友怎么办,活生生就这样被无关人士惦记。




事情经过差不多就是这样,小确幸和一半主页上的声明我没看,我朋友随便瞄了几眼跟我说她好像提到了萦总。


我不知道这些事跟萦总有什么关系?她从来没有参与过,她是纯粹的路人,你把她拉出来是想干什么?私人恩怨不要拉无关的人出场,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懂这个道理?


难道是因为萦总也是杂食,曾经也看周伞,所以你们想用她举什么例子?但是萦总又没有KY过,而且我们跟萦总关系很好,我们都面基过,当面牵过手也拥抱过,还一起吃过烤肉吃过蛋糕,这应该能够证明,我们交友并不是只看对方是杂食还是洁癖,我们只看对方是不是为CP出了力


早期修伞TAG空空荡荡,几乎是靠萦总一个人撑着,就算是现在,萦总处在瓶颈期,没办法产粮,她还是天天会给TAG里的妹妹们点赞点推。这份功劳这份苦劳这份对CP的情义,不是你们能相提并论的。


缓缓和本本讨厌你,是因为你KY瞎卖安利,这点缓缓表示她说的话她负责,你要是不承认可以带上全订阅跟她当面对质。我们其他人讨厌你们,是因为你们霸道无理且双标,一边嘴上骂我们管天管地管TAG里发什么内容,另一边你们自己管天管地管人家私人博里写什么,到底谁管得多?


说到TAG里的内容,这个我必须说一下,我们到现在为止说过的基本上就是夹带、乱打TAG和一些不太恰当的梗。


早期修伞TAG没什么人,夹带横行,缓缓基本上算是孤军奋战,对方看她势单力薄还反过来骂她“别人都不雷就你雷”,理直气壮在修伞TAG里炮灰苏沐秋,给别的CP做嫁衣。


如果不是缓缓和后来的其他老师们坚持怼夹带,不论输赢坚持撕,你们以为现在修伞TAG能这么干净?


我就问问你们这些所谓的“苏沐秋真爱粉”,夹带该不该说?


关于无差,既然修伞姑娘们觉得无差是雷区,那么提醒一下TAG里的无差作者们,这个我觉得无可厚非,大家好好说话相互理解。


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当时我们几个撕那个叶乐夹带,你对柳柳老师说了一段话,你说对方是混娱乐圈的,她是娱乐圈思维,我们不应该这样做,我们应该跟她一样用娱乐圈的思维。


现在想想很搞笑,但当时我确实是很生气。


出现夹带,你们不撕无所谓,没有要求所有人都下场,但是能不能不要劝架不要拖后腿?因为真的很让人心寒。


什么叫娱乐圈?我们现在是在娱乐圈吗?这里是全职圈是修伞圈好吗?为什么要学习她的思维,她打修伞TAG就应该遵守修伞家姑娘的思维,这才是正理吧?




最后,小确幸和她的朋友似乎打算撇清关系,想让小狗独自承担一切后果,说这一切都跟小确幸无关,我们不该算在她身上。


我不是很懂这种“我出事你们出面,你们出事与我无关”的姐妹情谊,我们这里都是谁做的事、谁参与了、事情因谁而起与谁有关,通通站出来承担。


事情最初就因你而起,怎么会与你无关?


况且,你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无辜吧?


小确幸的那位朋友对我说:“小确幸没有骂过你们吧。”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你大概是真的不了解情况,不如看看下图吧:










这不是骂得挺溜的吗?


我的想法是大家摊开来把话说清楚,你也不要动不动就说退圈,没人说要你退圈,你这样说得好像我们都是恶人,容不得你,真没有这回事,别想太多。


我们从头到尾就一个诉求,希望你们不要再惦记我们了,大路在前,让我们各自安好,互不牵扯,安安稳稳往前走,好吗?

久汀_汀汀:

右边你这么说我就不服气了,凭什么说人家拿奥斯卡小金人呀,人家太太辛辛苦苦搜集证据(咱们先不管这个证据是真是假),转移吃瓜群众注意力,混淆视听,最高明的是还会用“技术贴”来将一口大锅转移到这位珏生身上……这样聪明机智,想必在生活里也是一位看得开的人,你却说人家演戏,这是对演艺事业的不尊重你知道吗?

说来还要感谢这位狐子太太一波,毕竟咱们大部分人,包括右边,包括这位珏生太太,可都没有经历过这样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刺激事情。人家狐子太太费尽心思想让我们体验一下,你们却不知好歹说人家狐子太太这样那样,你们自己想想,你们做的事情对吗?对吗?

——我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迷迭香这篇文,在我去年和珏生聊天的时候,她就给我说过这个梗,只不过年初换了手机,我和她之间又每天逼逼来逼逼去,记录多的数不清,所以也找不到证据来证明她的梗是在什么时候说的,说的是什么。

可是有一点完全可以确定:迷迭香不存在抄袭,也不可能存在抄袭。

我很好奇狐子太太和后援团们是怀着怎样的心态,来污蔑珏生抄袭,或许你们真的想让人家小姑娘体验一把人生的刺激?那要不要我们给你们说声谢谢的呀?嘻嘻。

花白如昼_一朵安定的废花:

是撞梗,还是抄袭;是无辜受害者,还是来年奥斯卡最佳戏精?

小人无节,弃本逐末。找锅速度如此快,谁知此锅是真是假。既然翻来覆去找证据理逻辑算清楚不容易,干脆伪造证据泼脏水混淆视线岂不妙哉?

不过,你既敢秀演技,我便敢唱对角。口口声声不要质疑程序员,你又怎知我方没有技术帝?

和白白关系好得很,早就听闻这次事情。正巧期末没太关注,等回过神来再看,万万没料到竟然还有这般操作。仔仔细细从头到尾把事情捋了一遍,现在的人可真会玩:)

一桶脏水结结实实泼过来。被淋湿了弄脏了,还能怎么办?

打脸,当然要对准了,怎么响怎么来

珏生.:

熬了半夜,总算弄完了。感谢一直以来给我帮忙的姑娘们,大家都辛苦啦。
事实我们放在这里,各位吃瓜群众自己判断吧,相信大家心里其实都有数。
当然,我知道狐子太太最有数了。
@狐子豆腐